花缘花卉论坛欢迎您!
当前位置:花缘花卉论坛 > 插花花艺 >

善待动物组织(PETA)是现在最令人害怕的“艺术批驳家”吗

发布时间:2017-09-30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一只腿被染成粉色的格雷伊猎犬在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于热在路德维希博物馆的展厅往返散步,2014年4月10日。图片:courtesy Oliver Berg /AFP/Getty Images

  行将于10月6日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的中国当代艺术大展引发的争议微风波仍在发酵。这次展览包含了几件被以为对动物残暴的作品,其中一件影像作品作品浮现了8只拴在木质跑步机上的美国比特犬。只管它们面对面飞驰而驰,却终将无法遇到彼此。漫天的网络批驳过后已进级成为了暴力威胁。最终,博物馆选择了从展览中撤出这些作品 ——而这是非常稀有的一幕。

  而针对此事的评论也各持己见:善待动物组织(PETA)呐喊只有“病态的人”才会喜欢去看动物之间相互争斗、残杀;艺术家艾未未则斟酌这些缄默的艺术作品是“现代社会的悲剧”。

  这些在古根海姆被抑制的作品是不同寻常的,博物馆认为他们已经准备去捅娄子了。所罗门·古根海姆博物馆中三星亚洲艺术高等策展人的孟璐(Alexandra Munroe)在接受展前采访时表示:“我们准备好了,我们正采取一切应对(公然反对)的措施。”(关于孟璐的采访详见今日推送内容头条。)

  参加“世界剧场”展的中国艺术家当然不是那些当代艺术家中饲养动物最有方法的。而这种创作类型,虽然也提出了一个敏感的话题并且需要特殊的关照。那么,博物馆、画廊和其余参展商该如何应对这样的问题呢?

  在这个风口浪尖上,artnet新闻和两家博物馆、一家非盈利公共艺术组织及一位艺术经纪人聊了聊这场风波和展览。

 卡内基艺术博物馆“何里欧·奥迪塞卡:把控神幻”展览现场。图片:Ben Davis

  我们先从亚马逊鹦鹉讲起吧。卡内基艺术博物馆(Carnegie Museum of Art)曾为巴西艺术家何里欧·奥迪塞卡举行过“何里欧·奥迪塞卡:把控神幻”(Hélio Oiticica: To Organize Delirium)巡展。这次展览包括了一件他于1967年创作、有两只鹦鹉参与、具首创意义的《热带主义运动》(Tropicália)装置作品。

  Kenny Sprouse与他的一只鹦鹉。图片:致谢Pittsburgh City Paper

  曾任卡内基艺术博物馆副策展人的Katherine Brodbeck(目前担负达拉斯艺术博物馆当代艺术部策展人助理)曾表示与从当地鹦鹉专家Kenny Sprouse手中借来的Amy 和Rica这两只鹦鹉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妙的时间。

  博物馆还借助周边资源,即一家在匹兹堡的鸟舍,请他们的养护人员教博物馆工作职员如何驯养鹦鹉。Brodbeck在接收电话采访时提到:“他们帮我们搭建了鸟窝,准备好了供鹦鹉玩耍的纸塑玩偶,并让我们懂得了鹦鹉的习性。”

  Brodbeck还表示,众多观者为鸟类救助者捐献。被鸟类的魅力所沾染后,她感到这些鹦鹉似乎有点人类婴儿时代的感觉。

  鹦鹉能活70岁,可怜的是,它们却时常遭到人类的遗弃,只因这些鸟儿会发出嘈杂的啼声。Brodbeck提到:“它们天生对语言和节奏韵律有感觉,并且它们喜爱艳丽的颜色。它们喜欢去看iPad,我很开心在它们四周就有一部投影仪。”Brodbeck告知我们:“这些鹦鹉不会说特别多的话,此外,Rica喜欢唱英国摇滚乐队齐柏林飞船的《迁徙者之歌》(Immigrant Song)。”

  据新闻发言人表现:庆幸的是抗议终极没有实现,这场展览目前正”坦然无事“的在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巡展。这个卡内基艺术博物馆的展览能够被视为是对博物馆人员看待鸟类非常踊跃的案例。  

艺术家杜克·莱利,“长夜飞行”(Fly By Night),2016。图片:Tod Seelie, courtesy Creative Time

  纽约艺术家杜克·莱利(Duke Riley)创作过一个更为敏感、并以鸟为艺术背景的艺术展。作品中,艺术家将 LED 灯绑在3000只鸽子身上,将它们放飞在布鲁克林造船厂的夜空。非盈利公共艺术组织Creative Time的组织者们提前考虑过这些鸽子们的健康。

  Creative Time尽心竭力地防止舆论对该项目标争议,它们咨询了鸽子俱乐部和动物福利组织。一位禽类兽医为维护动物制定了协议,在“常见问题解答”页面也指出:“动物监督器已经为所有演出供给服务。”此外,Creative Time从市健康与心理卫生局(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Mental Hygiene)的动物事务处拿到了禽类健康证明,并取得了一份动物展览许可证。

  即使完成了上述动作,抗议之声仍在萦绕。将近7500人在Change.org签署了线上请愿书,谴责这件作品的残忍性。动物残暴裸露基金(Animal Cruelty Exposure Fund )的少部分成员也发动了抗议。一名示威者注意到到鸟类飞越水面时会存在危险性,带着一块写着“鸟类会溺水”的标语出门抗议。

 皮埃尔·于热的作品《人类》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进行展览。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正如古根海姆美术馆提到的,比起鸟禽,狗是更为敏感的话题。

  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的同名展览在2014年的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举办。作品中包括了一只在展厅闲逛的、名叫“人类”的依比沙猎犬。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方面立场非常积极,博物馆方面还公布了洛杉矶动物服务局和预防虐待动物协会的市局分支机构签订的动物健康的证明。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的高级信息总监Miranda Carroll回想说:“有几个人说这些动物怎么这么瘦啊!一看就知道没有被很好的对待!但这就是它们的样子。它们有点像骨骼瘦小的格雷伊猎犬。即使它们再健康,但也很有可能看起来营养不良。”

  博物馆非常关注观众的反馈,并把这些反馈颁布在博物馆的博客上,还将博物馆工作人员支配在展览入口以便解答可能会遇到的疑问。

 雅尼斯·库奈里斯作品《无题(12匹马)》,1969/2015

  加文·布朗与艺术家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重现了库奈里斯于1969年创作的《无题(12匹马)》。作品中这些马咀嚼着干草,在橡胶地板上站着。

  在展览揭幕时一名抗议者的标语上写着:“这不是艺术,它是一场对动物的迫害”。另一个标语上写着“现代奴隶制”。

  当他带专业人士关注这些动物时,布朗比上述这些博物馆采用的办法要少得多。

  “我没有全力以赴地去遏制抱怨与抗议声,”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到。 “这些是驯养的动物,在画廊里要比一般马厩的前提更加优越(有空调、没有苍蝇,橡胶地板)。马厩实在没什么问题,在治疗与养护方面没什么可埋怨的。”

  布朗认为关于人与动物之间关联的评论越来越少,而更多谈及的是抗议者对其它两足动物的感觉。

  他说:“反对的声音更多因不了解情形,更多谈的是关于针对动物的伦理。最终我认为,他们在利用这些作为俯视人类工具的动物。这是一种维护道德的优越感。马会对此很愉快的。”

  然而,即便是那些一直在抗议他自己的人,布朗也不会站在古根海姆那边,因为博物馆正面临着本人动物艺术的争议。

  布朗说:“在跑步机上争斗的狗,很令人丧气,并且是恐怖的。”






图文资讯
热门文章
最新资讯